观月♚

杂食

[N福]终于等到你,还好我没放弃。

#主福喵视角

#小学生文笔轻拍

#求评论QvQ



我把流言侦探通关了。

起初我觉得没什么,不过一个推理游戏,只是我仍在那个文艺女青年绍清“自杀”的时候确确实实哭红了眼眶。

可还是有哪里不对,因为我在半夜心痛到哭着醒来。

我曾在那个男人被宣告死亡的时候心如死灰。

我不知道我对南方是种什么样的感情,大抵是喜欢的吧。

我不知道他的脸,没听过他的声音,没见过他的人,我甚至和他有着不小的年龄差距。但我仍会在和他的每一次对话中感到雀跃。

他是特殊的。他和这个游戏里的任何一人都不一样。

我大部分时候会主动找他说话,他言语中的冷淡丝毫没有掩饰的打算。我小心翼翼的关心,他说“不需要”。

我有些委屈,面对着手机屏幕,撅嘴。他像块冰块,又像个机器人,不过都一样是冷冰冰的,永远冷静理智的。

或者是职业病吗?他那些我不曾参与的岁月里,踩在刀尖上行走的日子让他不得不保持清醒吗?我又变得心疼他了。不是怜悯,绝不是对他的阴暗的过去表达的怜悯,只单纯的是对他的心疼,是仿佛能感同身受的心情。

我不曾涉足他的生活,即便是现在能够与他对话的时候。他把自己藏在理智后面,在我妄想靠近他的时候,妄想了解他更多的时候,他总会用我教过他的话,转移话题。

他对自己闭口不提。

我总是很想他,在我阅读他的报告的时候,在我分析线索的时候,在我和其他人对话的时候。当他做出某些决定以后,我又会时时担心他,我知道我应该相信他的实力,应该相信他。但又怕他万一轻敌受伤该怎么办。这种忧虑持续到右上角的小沙漏消失,带回他平安的消息。

我们的关系随着事情的推进也得到了一点点的进展,比如他愿意和我说的话越来越多,比如他也开始对我的关心表达感谢,比如他偶尔也会回应我的玩笑。我不敢奢望更多,只是这样能有他的时光就足够美好了。

那时我以为,我能一直陪着他。

直到那天,我最后一次和他谈话,我第一次知道喜欢一个人竟有这般苦痛。他给我最后发的消息是他还没说完的话,我们之间的交谈,或许就永远停于“再”。另一个人,另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拿起南方的手机,残忍的告诉我他已经……

我吓懵了,端着手机不知所措。我退出聊天界面,小绿领不再绿了,取而代之的是我最不愿看到的——灰色。

他......

我重新点进界面,对话框也已经灰了,我突然有些喘不过气。我以为我至少会哭的,但是我没有。

我只是......

我瘫坐在沙发上,有些无所适从,门外有细声的猫叫,起初我以为是谁家的小猫出来,可后来声音一直没停,我便准备出去看看。

是一只黑色的猫,琥珀瞳的,前腿受了些伤。我莫名觉得它眼熟,我绕过他的伤口把它抱起来,举过头顶,眼框就有些湿润了。

我说,你也一个人吗?

......

此后几天的日子还算安稳,养猫看书写故事,顺便坐在自家阳台上给隔壁房东浇浇花,一天浇了三次水这种事我不会说的。我努力让自己忙碌起来,让自己没有机会再碰手机,再想起那个男人。我把对他的思念都压在心底,一想到他,胸腔里跳动的心脏,好像都空洞起来。

我有时候很钻牛角尖,不停的问自己,南方对我来说是,是个怎样的存在。

我想他是我头顶的白月光,他站在我一辈子不能达到的高度,我永远无法像他那样冷静,也无法像他那样勇敢。我胆小极了,时刻怕他出事,怕他不辞而别。平心静气的面对别离,我想我大概永远做不到。

但我三思过后,又觉他应是我心里的朱砂痣。红的像血,刺目耀眼。他从夜色里走来,踏过霜雪,踏过横尸遍野,满身泥泞,遍体鳞伤,孑然一人。或许他也在等待苍穹下一处可以安生的家,无论何时,那盏总会为他亮起的灯火。

但是这些,又通通与我无关了。我们的世界,只相交了那一刹那,便又很快的离开了。

我又很难过,抱着猫站到阳台上去晒晒太阳,思绪又不由自主地飘向南方。

他是个怎样的人呢?

这段时间的相处,我多少对他有了些了解。他是个可靠的人,有侠义,永远显得那么冷静。他有一点傲娇,这在我眼里简直是致命的可爱。他对于折纸和养花很感兴趣。折纸尤其偏爱折老鼠,后来还自己钻研出了胖老鼠和瘦老鼠的折法。但他好像不是很擅长养花,总会把花养死,然后再换一盆花接着养......

我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无法自拔,直到怀里的猫跳到隔壁去了,我才回过神来。

我急忙唤福喵——这是我给那只猫起的名字,因为外形相似便用了流言侦探主角的名字——回来,但它并没有理会我,大摇大摆的从门的缝隙钻进屋里。我急了,咬咬牙想起抱着房东家这几天都没动静,没准不在家的想法也踩着栏杆跳过去,慌里慌张的拉开阳台的门,不小心连带着深蓝色的窗帘一并拉开,阳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房间。

空中飘扬着的细小尘埃散发着淡淡的金色的光,床上的男人赤裸上身坐着,腰腹部缠绕了厚厚的绷带,福喵趴在他的肩上,男人伸出了一只手托着它,大概是怕小猫摔下来吧。

男人的表情有些无奈。

“......N?”

这一声轻唤,有我的希冀,我的思念,我的不可思议。

我看到他的床边有我每天都在照片里端详的那件小绿领,上面还有胖瘦两种纸耗子。

我觉得是他。我想是他。

但“N”......

“你是屏幕那边的人?”

他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考,我呆呆的愣在原地,看着他,不知所措。我感觉我的肾上腺素有点上脑袋,因为我已经开始没法思考了。

我花了些时间才反应过来,一阵狂喜自上而下将我吞没,我的耳边是他的声音,我的眼前就站着他本人!

我不知道到底该庆幸他还活着还是该庆幸他真的出现在我眼前了。所以我捂着嘴哭了,哭得喘不上气。眼泪让我的视线模糊,但仍不能阻拦我看着他。我想我的样子一定很傻,不然我怎么会看到他上扬的嘴角呢?

我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,可是却紧张到结巴。

“我......我......”

“嗯?”

他微微歪着头,很耐心的看着我哭。

我抬头看看他含笑的眼,断断续续而小心翼翼的对他说:

“你能......能抱抱我......吗?”

我说这话时嘴唇都在抖,声音又小又含糊不清,但他听到了。于是他放下猫,光着脚踩在地板上,一步步朝我走过来。几步的距离,我却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,我不敢抬头看他。直到他的气息笼罩我,他的手环紧我。

我的身高只够到他的胸膛,但我努力踮起脚尖,把双手环在他的脖子上,把脸凑到他耳边,用尽量平稳的声音告诉他:

“南方,我喜欢你。”

他说,

“我知道。我也是。”

我哭的更厉害了,我搂着他几乎挂在他身上。我想起我们的曾经,我喜欢那句话。

【终于等到你,还好我没放弃。】

评论(4)

热度(36)